| 返回部主站

当前位置:首页>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图片新闻
首页 | 机构职能 | 政策规定 | 通知公告 | 新闻动态 | 图片新闻 | “五化”建设 | 地方动态 | 数据统计 | 海洋气象

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实兵演习成功举行

来源:中国交通新闻网    2018年09月05日
【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一艘载有20万吨原油的外籍油船A轮与一艘外籍集装箱船B轮发生碰撞,造成A轮爆炸、起火,19人遇险,超过1000吨原油泄漏入海,对周边海洋环境和岸滩产生严重影响……9月4日,“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演习”实兵演习在浙江舟山外海海域成功举行。

  实兵演习现场模拟了重大海上溢油突发事故发生时,国家、省、市三级启动应急响应,组织力量开展应急处置,最终成功救助遇险人员,有效控制溢油源,清除海上和岸线溢油的全过程。演习分为应急响应、搜救行动、溢油处置、支持保障、信息发布5个部分,设有应急反应行动方案制定、应急力量指派、人员搜救、火灾扑救、难船控制等22个场景,演练真实性、实战性、针对性强,共动用36艘船艇、2架直升机、2架无人机,500余人参加演习。

   应急处置紧张有序。 

  据悉,此次演习由交通运输部、浙江省政府联合主办,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共同组织实施,中国海上搜救中心主任、交通运输部副部长何建中,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主任、浙江省副省长高兴夫共同担任总指挥,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成员单位以及相关社会力量共同参与。

  何建中表示,此次演习是《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预案》发布后,国家层面举办的第一次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实兵演习,既检验了《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预案》,又磨合了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响应机制,演习达到了预期目标。今后,各级海上搜救中心要以此次实兵演习为契机,切实加强部省市三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合作,进一步提升我国重大海上溢油应急能力水平,更好地服务交通强国、海洋强国战略实施和海洋生态文明建设。

  筑牢海上溢油应急“防火墙”——“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演习”实兵演习透视  

  9月4日上午,密集的救援指挥、决策等讯息在宁波舟山港海域上空往返交织。

  此时,在舟山外海水域,一艘载有20万吨原油的外籍油船A轮与一艘外籍集装箱船B轮碰撞,造成A轮爆炸、起火,19人遇险,超过1000吨原油泄漏入海。现场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弥漫着刺鼻有毒的气味,A轮失控,向附近的石油钻井平台漂移……

  按照“统一领导、综合协调、军地联动、分级负责、属地为主、人民为本、科学快速、资源共享”的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原则,交通运输部、浙江省、舟山市三级全方位联动,救人、灭火,控制遇险船,封堵溢油源,全力清除海面溢油……一场与时间赛跑的“救援行动”成功进行。

  这是“2018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演习”实兵演习场景,也是2018年3月《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预案》发布以来的首次国家、省、市三级联合溢油应急演习。

   铺设围油栏。 

  意义:磨合响应机制 服务生态文明建设 

  为什么举行这次演习,其意义何在?这是采访前一直萦绕在记者脑海中的问题。

  通过演习前后的采访以及现场观摩得到答案:这是一次检验今年3月发布的《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预案》,进一步磨合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响应机制,更好地服务交通强国、海洋强国战略的实施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具体实践。

  近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发展,海上船舶大型化、高速化趋势明显,原油、天然气等危化品运输不断增多,发生重大海上溢油的风险增加。特别是长江口和舟山群岛水域,作为我国“六区一线”海事安全监管重点水域,该水域航路密集、岛礁众多、通航环境复杂,每天航经该水域的船舶约1300艘次,其中油船约120艘次。近三年来,该水域发生险情249起,其中重特大事故3起。2018年1月,载有11.13万吨凝析油的“桑吉”轮发生碰撞燃爆事故,导致32名船员死亡失踪,并给海洋生态环境造成重大威胁,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随着海洋经济的发展,在我国沿海少有的通航密集区舟山群岛水域,油品仓储能力已达到1950万立方米,至“十三五”末可达3000万立方米以上,防范海上溢油风险的压力大增。

  “选择在舟山水域举行国家级海上应急演习,是提升长江口水域、舟山群岛水域海上运输安全保障水平的实际行动,充分体现了务实精神。”浙江海事局负责人表示,通过桌面推演和实兵演习来演练不同侧重点,演习的真实性、实战性和针对性更强,切实提升了海上溢油处置和海上搜救能力。

  “这是交通运输系统推进新时代综合交通运输高质量发展的具体举措。”在实兵演习前举行的部省新闻通气会上,交通运输部政研室副主任吴春耕说。

  关键:综合协调多方联动  

  让应急处置更有效 

  演习中,国家海上搜救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参与决策,省市所属力量全面参与现场无脚本实战演练,“部际联动、部省联动、省市联动”得以很好体现。

  据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卓立介绍,自2005年、2012年国家海上搜救和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两个部际联席会议建立后,中国海上搜救中心一直致力于强化“部际联动、部省联动”,以充分发挥国家海上搜救部际联席会议综合协调优势。经过多年的调整、完善,各成员单位间也形成了政府统一领导、部门各司其职,“军地结合、专群结合”的良好工作格局。

  此次演习结合今年年初“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模拟了重特大海上突发事件应急处置全过程,部省市三级全方位联动、多方协调配合,不仅使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原则得以充分展现,也进一步提升了海上搜救力量的实战能力。

  多年来,正是依托这种综合协调优势,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及各省市海上搜救中心各负其责、科学统筹,形成工作合力,使一系列海上突发事件得到及时、有效处置,更好地保护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守护了海洋清洁。

   现场浓烟滚滚。 

  启示:应急能力与经济发展同步升级  

  透过演习记者还发现,面对日益严峻的海上溢油污染风险,部省深化合作,省市、企业、社会多方联动,海上溢油应急能力建设与经济社会发展实现了同步升级。

  浙江省海上搜救能力的发展路径,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近年来,通过部省合作搭建的良好平台,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不断加强海上搜救及应急能力建设,取得了切实效果。特别是在海上溢油应急能力建设方面,坚持污染应急能力多元化建设的路径,加强应急力量统筹协调,完善应急管理机制,强化信息技术支撑,取得了重大进展。如今,浙江溢油应急力量已初步形成覆盖宁波舟山港、辐射南北两翼的布防格局。在28家成员单位的通力合作下,浙江海域各类海上险情和事故得到有效防控和及时处置。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进入新时代,浙江将进一步加强应急能力建设,努力建设与海洋经济发展、海上污染风险相适应的溢油应急能力。更健全的体制机制、更务实的能力建设,将为浙江这个港口航运和原油运输大省,构筑起一道“让海洋更清洁”的安全屏障。

  □现场直击  

   一场无脚本的实战练兵  

  部省市三级快速响应  

  时间回溯到9时30分。舟山市海上搜救中心应急值班室,电话铃声急促响起。

  “报告舟山市海上搜救中心,我是A轮,满载20万吨原油自波斯湾开往中国大连港,9时我船在北纬30度01分/东经122度54分与B轮碰撞,我船3号货油舱爆炸起火,原油泄漏入海,主机故障,有19名船员,请求救助!”听筒里,传来了A轮船长焦急的声音。

  险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生命!

  接报后,舟山市海上搜救中心要求A轮全力进行自救,并立即启动应急预案,组织力量开展救援。同时,将这一重大事故情况迅速报告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请求启动省级应急响应。

  接报后,鉴于事故等级高、情况严重,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立即启动了省级应急响应,并火速向中国海上搜救中心报告。

  交通运输部在接到中国海上搜救中心的报告后,立即组织召开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部际联席会议,并按照《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预案》启动了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响应。中国海上搜救中心主任、交通运输部副部长何建中率工作组赶赴浙江,会同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主任、浙江省副省长高兴夫在浙江成立应急处置总指挥部,并指定“海巡0735”轮为现场指挥部,成立了评估判断、人员搜救、消防灭火、医疗救护、海上清污、堵漏过驳、敏感资源防护、难船控制、监视监测、警戒警备等10个应急行动小组。

  一场声势浩大的“海陆空”立体搜救和溢油清污处置迅速展开。

   救生捞网救人。 

  海陆空立体搜寻救人  

  爆炸起火后的A轮,被刺鼻的浓烟覆盖着,火势猛烈,迅速蔓延,情况十分危急。救人,成为当下最紧迫的问题。

  综合各方建议、方案后,现场指挥部拟定了人员搜救工作重点。按照商定方案,各项工作迅速展开。21艘船艇、2架直升飞机、沿岸群众等多方力量,形成了一张“海陆空”人员搜寻网络。

  搜救行动不断取得进展:

  东海救助局“直B7356”直升机紧急出动,在事发水域快速救起1人,飞往朱家尖机场;

  “海巡0731”轮发现A轮的救生艇,救起7名船员;

  “东海救201”轮使用救生捞网救起2名受伤的落水人员,并立即送往岸边医疗救助点救治;

  无人机发现黄它山岛礁有4名被困人员,海上搜救志愿者前往成功救助。

  ……

  经过多方的不懈努力,A轮19名遇险船员全部找到!

  多方驰援现场清污 

  在各方奋力救人的同时,4艘消防灭火船已抵达现场,立即对A轮进行喷射泡沫灭火和喷水隔离冷却,并用泡沫覆盖海面溢油。不久,A轮明火扑灭。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此时,现场监视监测组发现:海上油污正朝A轮西北扩散,普陀山旅游风景区的岸滩已经受到污染,秀山渔业养殖区也面临污染威胁!

  面对新情况,现场指挥部紧急召开评估会。通过海上溢油漂移路径模拟软件判断,综合研判各部门会商和专家意见,现场指挥部将下一步五方面工作重点报告总指挥部,并请求协调解决两个难题:一是污染清除队伍和溢油应急回收船、临时储运装置、储油容器不足;二是缺少合适的过驳船。

  得知请求后,演习总指挥、交通运输部副部长何建中立即协调上海、福建等地的溢油应急力量支援现场;演习总指挥、浙江省副省长高兴夫指令宁波、台州、温州、嘉兴等各地市加快调派清污设施设备支援现场,并请浙江省军区组织民兵力量予以增援。

  国家和省市增派力量迅速赶赴现场,现场力量不足的局面得以迅速扭转,好消息再次传来:

  A轮破口堵漏成功,溢油污染源得到控制;

  增援的过驳船及清污设备陆续抵达现场。

  控制难船漂移 守护敏感资源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堵漏、清污工作渐有起色,正准备对A轮原油进行过驳作业时,现场监测发现:失控的A轮在风流作用下,向附近的海上钻井平台漂移!

  得知此情况后,现场指挥部立即调派拖轮稳定船位,通过总指挥部要求中海油提前做好海上钻井平台防控措施。

  中海油接到通知后,立即调派大马力拖轮前往平台附近水域待命,并做好人员撤离准备。

  通过紧急拖带,A轮船位得到控制,钻井平台威胁解除。过驳船对A轮原油进行抢卸过驳。

  为了保护敏感资源,各方力量也在严阵以待:

  浙江省军区调派的民兵、舟山市组织的当地群众及专业清污人员已抵达污染岸线现场,在普陀山岸滩使用高压水枪清洗岸滩、礁石,使用真空收油机回收岸滩油污,布设污染物临时存储装置回收油污及垃圾;在秀山渔业养殖区布放围油栏进行防护;

  中国海监船艇对海水水质进行检测;

  海巡艇在旅游区、养殖区等敏感资源区进行巡视;

  环境监测车在普陀山旅游风景区开展空气检测。

  与此同时,各种收油船舶各尽其能,使用动态斜面式、侧挂式收油机等设备对海面溢油进行回收,并使用消油剂清除少量的海面残余漂浮油膜。

  经海上清污力量协同作战,溢油源最终得到有效控制,海上和岸线溢油基本清除。经环保和海洋部门抽样检测分析,空气含硫量未超标,敏感资源区海水各项指标正常。

  11时许,现场检测结果报告到总指挥部后,经专家组评估,并提请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部际联席会议同意,本次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响应圆满结束。

   直升机参与救援。 

  □演习看点  

  看点一:全  部际、部省、省市全方位联动  

  从部际层面来说,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部际联席会议全部22个成员单位都参加了演习;在省市级层面,浙江省政府、浙江省海上搜救中心成员单位,舟山市政府、舟山市海上搜救中心相关航运企业等共有40个单位参加演习,参演力量包括海事、救助、渔政、海警、环保、军队、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海油)、搜救志愿者队伍和地方政府相关职能部门所属36艘船艇以及2架直升机、2架无人机、2辆救护车等,演习全面调动了各成员单位的力量,全方位加强了部、省、市三级联动,规模大,参演力量多,真正体现了各方的协调配合与责任担当。

  看点二:特  特点鲜明 针对性强  

  这次演习,是按照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处置原则,结合今年年初“桑吉”轮碰撞燃爆事故应急处置实际而设计的模拟演练场景。设置的22个演练场景,内容丰富,主题清晰,特点鲜明,既符合《国家重大海上溢油应急预案》要求,又使演习的真实性、实战性、针对性更强,很好地展示了我国海上应急体制机制的优势。

  看点三:实  与培训相结合 注重实效  

  这次演习邀请了有关港口作业单位、危化品生产经营单位、石油化工运输航运企业、船舶货物代理公司,危险货物集装箱装箱检查员、危险货物申报员等相关人员参加现场观摩,并接受溢油应急处置培训,起到了教育、警示作用。

  通过参与演习、接受培训,让相关企业负责安全的管理人员及工作人员全面了解掌握海上溢油应急处置程序、技术、装备等,也进一步提升了企业和个人应急意识,促进了全行业安全应急能力和水平的提升,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效果。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