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工业革命与水运转型
交通运输部水运科学研究院 谢燮 2014年01月04日

  集装箱运输1956年首次出现,使得港口装卸服务由原本劳动密集型行业变为资本和技术密集型行业,港口装卸的劳动生产率大大提升,再加之服务标准化、港口装卸自动化和规模经济,引致全球海运运输成本的大幅下降,进而引发了国际贸易的繁荣乃至全球分工的实现。1950年全球海运贸易量仅有5亿吨,至2012年已经达到了91.1亿吨,年均增长4.9%。我国依托廉价的劳动力成为“世界工厂”,而中国港口在此过程中获得了超速的发展。

  海运需求还能如过往的60年一样高速增长吗?以“3D打印”和“数字化制造”为核心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可能颠覆这样的趋势。与之相对应的,则是水运行业该如何应对海运需求逆转的大趋势——水运转型别无选择。

图1 世界海运贸易量(单位:百万吨)

  1第三次工业革命将对全球海运需求产生重大影响

  第一次工业革命是 18 世纪晚期制造业的“机械化”所催生的“工厂制”,第二次工业革命是 20 世纪早期制造业的“自动化”所创造的“福特制”。而以3D打印技术为核心的制造业“数字化”则可能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特征主要体现在:首先,规模经济效应大幅减弱。3D打印使得生产产品不再需要模具成型,省去了十分冗长的制造模具过程和昂贵的模具制造成本,企业依靠规模经济降低成本的竞争战略受到挑战,规模生产、产业集聚和全球分工的经济基础从某种程度上消失了;同时,第三次工业革命以材料科学、信息技术以及全新的生产技术为基础,融合了创意、设计、信息等要素的高技术劳动力的价值将被充分体现,中国长期以来借助廉价劳动力所建立起来的“世界工厂”体系将在新的生产模式下将瓦解;第三,满足客户需求促使生产本地化趋势渐强。过去工厂常搬到低工资的国家以降低劳动力成本,但未来越来越多的国外生产项目为了贴近客户而迁回发达国家;第四,供应链体系将被简化和缩短,被网络传输所替代。

  据《经济学人》杂志预计,3D 打印行业的收入增长率在未来几年内将达到 50%以上。2012年3D打印机的市场规模在17亿美元左右,相对于主流制造业产品和服务市场年15万亿美元的市场相比仍旧微小。但是,这种发展势头如果以翻番的势头出现爆发式增长(电子商务市场规模从2004年的49亿元至2009年的2134亿元,以超过90%的年复合增长率快速增长,可以作为一个参照系),将在十年后占据超过10%的市场份额,那时对全球经济格局的影响将凸显。届时将形成新的二元经济:传统规模经济主导的经济和智能制造主导下的经济,而且是后者逐步替代前者的过程。替代的程度,将成为经济社会转型的重要标志。部分产业门类由全球分工变为区域分工,由全球生产变为本地生产,致使海运运距大幅缩短。按照上述逻辑,预计2023年左右国际海运需求将达到120亿吨的峰值,其后将发生逆转,并进入下降的通道。英国劳氏船级社联合斯特?拉斯克莱德大学和英国科学与技术组织奎奈蒂克公司共同发布了一份名为《2030年全球海运趋势》的报告,预测2030年海运年贸易量将达到240亿吨,笔者对此并不认同。

  2 水运产能过剩将成为常态

  第三次工业革命引致的海运总需求的大逆转,将使得已经大幅过剩的航运业雪上加霜。随着我国要素价格失去竞争力,以及“人口红利”、“土地红利”的逐步丧失,“中国制造”的比较优势逐步被侵蚀,一部分产业重归发达国家,一部分劳动力密集产业则会向其他国家转移,我国沿海港口再过十年将迎来普遍过剩的时代。在这样的趋势下,规模不断增长的船队、大量的船舶订单、新建的港口码头的未来在哪里?过去十年是建好码头就能赚钱的时代,码头不赚钱还可以向政府要补贴,还有港口地产能赚钱,但是未来需要考虑货物吞吐量下降、商业模式创新和政府转型背景下的生存之道。集装箱化使得大量靠肩挑背扛过活的码头工人失业,3D打印会不会使得大量码头操作人员失业?中国的海运及港口如果不未雨绸缪,积极应对,可能被时代抛弃。

  3如何应对海运需求逆转的时代

  3.1港航企业的应变之道

  未来的经济世界,行业边界越来越模糊,跨界竞争成为常态。只有改变,才能生存,变是永恒不变的法则。如果不主动寻求改变,将被动接受改变,那时就不可能扮演主宰的角色,而仅仅是配角,只能靠微薄的收益糊口。“主业做精”还是“跨界拓展”是每个港航企业都需要思考的战略问题。

  2011年10月24日,马士基在亚欧航线上推出了名为“天天马士基”航运的新服务,竖起了行业内的标杆。本质来看,航运业作为服务,只要时时从客户价值出发,为货主提供比其他航运公司更好的服务,就能够在市场生存。在“天天马士基”推出来以后,业界提出了我国航运企业是否跟进的问题。其实,大可不必按照马士基的路子出牌,因为客户价值还有很多没有被满足。抓住货主在供应链各环节的切实需求,推出相应的个性化服务或者一体化服务,就能把客户重新拉回来。

  从港口企业来看,以上海港、天津港为代表的我国沿海主要港口都已呈现出由装卸业向上下游延伸,打造港口服务产业链的发展态势。未来的港口,不是拘泥于过去能够做什么,现在擅长做什么,而是立足于未来应该做什么。如果港口业在供应链体系中不能有所作为,就有可能被类似淘宝的电子商务平台所整合,被UPS或者DHL国际大型物流企业所整合。

  4.2政府监管的转型之道

  第三次工业革命使得产业生产格局发生重大变化,产品生产的小型化和本地生产使得政府发挥作用的空间在逐步减弱,政府在资源配置中地位进一步下降,政府通过投资控制和生产规模控制来管理行业变得更加困难。新的商业模式也可能屏蔽掉政府这只“闲不住的手”,让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真正发挥作用。因此,未来政府的角色,应当由经济发展的领航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奠基人、市场规则的创建人和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接轨的铺路人的角色,逐步向战略政策“策划人”、安全保障“守夜人”、市场秩序“裁判员”、公共服务“服务员”的角色转变。作为战略政策的“策划人”,就是要在海运强国、内河优势、绿色低碳、综合运输体系建设中发挥好政府的战略引领和政策引导作用;作为安全保障的“守夜人”,就是不要介入企业的微观经济活动,而是在行业宏观发展环境上下功夫;作为市场秩序的“裁判员”,就是要摒弃长期以来政府在经济运行中的“教练员”的角色,减少“事前”的准入审批,强化“事中、事后”监管;作为公共服务的“服务员”,就是要转变管理理念,提升服务意识,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今年以来一百多项行政审批权的取消和下放预示着政府职能转变切实推进。上海自贸区采取的“负面清单管理”也将倒逼行业的管理理念和制度变革。

  在“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中提出:“推广政府购买服务,凡属事务性管理服务,原则上都要引入竞争机制,通过合同、委托等方式向社会购买。”行业管理部门应当结合事业单位改革,把政府购买社会组织的服务作为未来政府转变职能的一个重要突破口,培育行业内的社会组织,发挥其在政府和企业之间的中介纽带作用,以更加低成本、高效率的方式让社会组织发挥作用,实现政府职能的转变。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