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海事系统职能转变 全面打造“中国海事升级版”
驻部纪检组监察局 李坤 2014年01月04日

  今年3月14日,《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发布,标志着新一轮机构改革的大幕已经拉开。相比以前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标题中增加了“职能转变”四字。将“职能转变”提升到与“机构改革”同等地位,是本轮机构改革的一大亮点。该《方案》以职能转变为核心,对涉海管理体制进行了一次涉及范围广、整合幅度大、职能调整深刻的改革。作为两支海上执法队伍之一,海事将面临全新的发展环境和发展要求。海事系统应顺应改革潮流,加快职能转变速度,提供更加优质、高效的海事服务,全面打造“中国海事升级版”。

  一、海事职能转变的重要性

  (一)有助于服务社会经济,实现民生优先、共赢发展

  十八大报告中首次提到海洋强国战略,“提高海洋资源开发能力,发展海洋经济,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坚决维护国家海洋权益,建设海洋强国”。国家对海洋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这也为海事部门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海事职能转变,就是基于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迫切需要,着眼于服务民生的发展格局,利用行业特点和技术优势,维护好水上通航安全秩序,为港口建设和航运繁荣提供更加优质、高效的服务,推动实现由海洋大国向海洋强国的历史性跨越。

  (二)有助于拓宽海事视野,实现理念转型、科学发展

  海事部门需要突破传统的思维模式,转变固有的发展理念,引领和指导海事找准前进方向,实现科学发展、安全发展。海事职能转变符合时代特征和海事特色,有助于海事干部职工增强忧患意识和责任意识,在海事发展中把握主要矛盾,理清发展脉络,找准前进方向;有助于拓展海事思路,解决当前存在的瓶颈难题,开拓更为广阔的发展前景;有助于实现统筹兼顾,为建成与海洋强国相适应的世界一流海事队伍打下坚实基础。

  (三)有助于加强“三化”建设,实现全面履职、持续发展

  在直属海事系统稳步推进核编工作、地方海事机构实施事业单位分类改革的关键时期,全国海事系统面临的发展形势和任务将有很大的转变。逐步复苏的航运经济,社会公众日益增长的安全需求,需要海事进一步明确发展方向、转变工作职能。海事职能转变,正是落实海事队伍正规化、革命化、现代化建设要求,将“四型海事”(即学习型、责任型、服务型、创新型)建设落到实处、推向深远的有力之举。推进海事职能转变,有助于优化队伍结构,强化能力培育,夯实海事发展基础,实现全面履职,塑造海事良好的社会形象。

  (四)有助于增强核心竞争力,实现国际接轨、跨越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海事部门在对外交往方面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随着国家地位的提升,我国海事正处于从接轨国际到引领国际的转变,而与世界发达国家的海事部门相比,依然还有不小的差距。海事职能转变,就是以世界的眼光、战略的思维,立足全球海事发展提出的科学命题。海事职能转变有利于提高海事软硬实力,增加与发达国家竞争的砝码,提升参与国际海事事务讨论、谈判、决策过程的能力,从而增强核心竞争力,提高国际话语权,为中国海事在世界上争得一席之地。

  二、当前海事职能的不足

  (一)职能配置方面

  由于水域、船舶的流动性和跨地域性,现代航运经济已经很难纯粹地按照地域来区别发展,区域之间的联动性与一体化特征越来越明显。我国现行的海事管理体制中,海事管理职能根据不同水域的划分,分别配置在各地的国家海事管理机构和地方海事管理机构中,导致了同一船舶在不同的地区要接受不同的管理内容和执法标准,而且地方海事管理机构的信息化程度不高,管理环境相对封闭,相互之间的信息共享程度也比较低,易造成管理重复,提高了管理成本,降低了管理效率,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航运经济的区域一体化发展。

  (二)职能定位方面

  当前我国政府的职能定位仍然存在着“越位”现象,政府管了一些不该管、管不好的事,直接干预微观经济活动的现象普遍存在,行政许可事项仍然较多。从海事管理机构的内部职能定位而言,也存在着与航运市场发展不相适应的问题。比如当前海事部门依然承担着船舶检验、船员培训等部分职能,并不具有公共产品所应具有的两个显著特征,即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事实上,相关职能在国外海事发达国家已经完全市场化,这与国内市场化需求还存在矛盾。

  (三)管理方式方面

  当前海事管理职能已经在向规范化管理、精细化管理的方向转变,但履行职责的过程中仍然存在着一定的粗放式管理,主要表现为以专项整治代替长效管理,经常搞一些专项活动,在某一阶段集中打击某一违法行为。比如这段时间集中精力查处船舶超载运输的违章,那段时间集中精力开展“三船”专项整治。但集中整治阶段过后,安全管理的长效机制没有完全建立,对该类违法行为的查处又往往趋于疲软,从而对不同阶段的航运市场运行秩序的保障力度有所差异。

  (四)信息化建设方面

  目前我国的海事信息化建设水平虽然有一定的提高,但还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管理现代化和信息化,各类软硬件配置资源、信息资源尚未建立很好的利用和共享机制,重复低水平投资情况较为普遍,“信息孤岛”现象严重。同时,地方海事与国家海事之间的信息不能完全共享,没有完全实现全国海事所有数据信息的统一录入、共同享有、统一维护。这会影响上层机关基于数据基础上的综合管理和宏观决策,也会影响海事部门之间的协作能力和工作效能。

  三、海事职能转变的具体路径

  (一)有所为,有所不为——着力构建服务型海事

  理顺三个关系。一是理顺海事和航运市场的关系,减少海事对航运企业微观经济行为的过度干预,取消不必要的审批。二是理顺海事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建立健全与地方政府部门的协调机制,加强与港航企业的沟通联系,主动融入地方经济社会发展大局。三是理顺直属海事和地方海事的关系,搭建合作平台,突破原有的部门之间、属地之间及行业之间的管理界限,解决职能交叉、职权不清、相互推诿扯皮等问题。

  提升服务能力。一是强化水上交通安全监管的公共服务职能,优化工作流程和办事方法,规范行政许可,推行诚信管理。二是拓宽行政相对人与海事部门的沟通渠道,定期开展行政相对人需求调查,规范信息公开机制,使海事信息披露规范化、法制化。三是搭建综合助航平台,向社会提供优质、便捷的航标、测绘、海图、通信等海上交通安全公共服务,满足船舶在安全航行方面的多样化需求。

  拓宽服务范围。一是服务国家和区域发展战略,服务国家重点工程建设,推进航运企业“转型升级”。二是开辟海上绿色通道,打造水上高速公路,为电煤、油品等关系民生发展的重要物资运输保驾护航。三是主动帮扶内陆地区青年农民转产就业,开展航海职业教育,积极推进中西部海员发展。四是打造“平安渡、放心船”等海事服务品牌,创建惠民交通。

  (二)智慧海事,信息先行——加快海事信息化建设

  统筹规划,顶层设计。开展海事信息系统顶层设计,建成海事信息服务体系,满足监管网格化、执法规范化、巡航救助一体化、决策智能化的海事建设需求;建设信息化安全体系,保护海事信息资源被系统内用户安全使用;建立信息化建设保障体系,健全海事信息化建设管理保障机制。

  信息整合,资源共享。加强以数据为中心的信息系统整合,加快整合海事监管业务、应急搜救、航海保障和内部管理等基础信息数据,实现海事系统内部数据信息的高效共享,实现直属海事和地方海事的互联互通;建立开放灵活的海事资源公共服务机制,搭建一个教材规范、内容丰富、适时更新的内部知识信息平台,打破系统知识壁垒,开辟知识整合、分享、传播的途径和手段,实现信息交流通畅。

  推进电子政务建设。拓宽海事政务公开渠道,扩大网上申报审批业务范围,提供短信、语音等多种形式的查询服务;搭建信息服务平台,提高社会公众与海事部门信息沟通和交互水平;运用电子监察系统等先进科技手段,对海事执法行为有效监控,进一步规范海事执法行为;采用网络播发、电子公告屏等手段,强化社会监督,提高海事执法透明度,提升政风建设水平。

  (三)正规化、革命化、现代化——加强海事队伍建设

  抓教育。拓展教育培训方式,提升教育培训层次,加强培训资源整合和统筹利用,建立职工综合培训体系和长效机制;选派优秀人员到国外培训学习,培养具备国际视野、战略思维和能够胜任国际海事事务的人才;加大与地方政府、科研院校、航运企业等单位的合作,探索与党校和行政学院、航海院校共办研修班,派员到地方政府、航运企业挂职锻炼,开展人员双向交流,使人员交流制度化、规范化、长期化。

  抓作风。建立健全海事服务质量管理体系,优化管理流程,规范工作程序,推进管理精细化、服务规范化、办公高效化,实现用制度管人,按制度办事;进一步推行半军事化管理,打造行动军事化、工作标准化、作风严谨化,提高海事执法队伍的战斗力和执行力;积极挖掘和树立先进典型,大力宣传和发挥典型示范作用,通过编印先进事迹汇编、张贴悬挂横幅、媒体开辟专栏等形式,用身边人、身边事来引导培养优良作风。

  抓监督。畅通民意表达渠道,强化外部监督制约机制,通过特邀监督员、“开门纳谏”等多种形式,变被动监督为主动邀请,增强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加大对案件的处罚问责力度,对监督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及群众举报已查实的问题,要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决不姑息;加强执法培训,增强各级领导和执法人员的法律意识,提高依法行政的水平和严格执法的自觉性。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