睁开慧眼看世界——新形势下关于交通对外合作的几点思考
交通运输部国际合作司 张鸿斌 2014年01月06日

  新一轮的大部制改革,使得中国交通运输业再次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我们在国际交往的舞台上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与挑战。如何认识和解读新时期和新形势下的交通国际合作,是我们每一个交通人在新的历史发展机遇期都应该慎重考虑的重要课题之一。

  交通运输业作为货物贸易,特别是国际货物贸易的主要实现方式,具有非常鲜明的国际性特征。我国在当前国际贸易中所处的既是最大生产者又是重要消费者的地位,更使得我国的交通运输行业承担着非比寻常的国际压力。而在应对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的亚洲金融危机和近年来的国际金融危机中,中国政府通过加大对交通基础设施的投入,拉动内需,从而带动国民经济整体发展的成功实践,使得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在面对危机的当口将欣羡与渴望的目光投向了中国。中国已成为世界交通运输行业的热点地区。

  随着国力的强大和交通运输业自身的发展,我们已经从当年的单纯接受发达国家的技术和资金援助,成为了发达国家在交通运输领域平等合作的重要伙伴。在这一发展和转变的过程中,我们在为自己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同时,也应该清醒地注意到,我们中的一些人仍然在对外交往中存在着一些认识上的偏差,由此导致一些交通国际合作在实践中走了弯路、甚至误入歧途。

  一、交通国际合作中的认识偏差

  第一,自卑论。尽管发展了,一些人仍然认为只要是外国的,就一定比我们好。外国的工程建得慢,他们说是精益求精;我们的工程慢,他们说是没效率;外国的工程建得快,他们说是因为高科技;我们的工程建得快,他们却说是“豆腐渣”工程。在他们看来,“外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正是基于此类认识,才使得一些地方引进一些早已过时的技术和设备,考察、学习一些根本在中国没有实用价值的经验。

  第二,自大论。在我们中间还有这样一些人,他们只看到了我们行业的发展,于是便开始盲目自大,认为发展成就足以说明一切,我们已不再需要外国的帮助了,全世界都要向我们学习和取经了。自大的后果不需赘述,不能发现别人的优点,不能向别人学习的人还能有多少进步的动力和空间呢?

  第三,短视。由于体制、文化等方面的差异,以及空间距离和基础设施的不完善,很多国际合作项目往往需要各方多年的磨合和培育,才能够真正开展并获得成果。但有些人却只关注眼前的既得利益,只能看到和想到自己任期内或最短时间内可以实现或出成果的项目;对于需要时间进行培养和培育的项目,以及由于物理原因(如基础设施的缺失)而在近期内不能展开实质性合作的项目,无论外方如何主动,都一概置之不理。他们的对外解释是,等过几年时机成熟、各种外界条件都具备了,再开始谈合作不迟。殊不知,在忽略今天某些合作契机的同时,我们可能永远失去了合作的可能性——特别是对于一些高科技领域的项目;而在延误某些合作启动时机的同时,可能就导致了几年后在我们急需这些项目时,再对外寻求合作时的成本会成倍增长。

  第四,局限于行业。行业局限性在实践中几乎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就国际合作而言,其根本立足点应是国家利益,判断一个国际合作项目是否应该开展,应首先看其是否有益于本国家的利益和发展需要。因此,在国际合作事务中,如果仅着眼于本行业,则可能顾此失彼。比如,在跨境运输合作中,如果一味强调运输权益的平等,过度要求与外方在实际承运量上的平衡,则可能会给贸易的实现带来人为障碍,从而导致贸易的增长受到限制。如此一来,本应作为贸易实现手段的运输却成为了贸易发展的制约因素。

  二、认识偏差背后的思考

  无论自卑论,还是自大论,归结其根本原因,就是没有坚持“实事求是”,没有以客观的眼光去评价和判断事实,只是主观地根据个人喜好来确定工作的方向和目标。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由于运量的迅猛增长和基础设施网络的快速建成,我国的交通业已成为世界各国同行仰慕和惊羡的典型。但同时也应承认,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确实在能耗、管理水平、精细程度等方面存在差距,所以才会出现城市交通拥堵、尾气排放污染、新桥垮塌和船舶撞桥墩等人为原因造成的问题。

  再说短视。这是一些领导干部狭隘的政绩观直接导致的。这些人只想多出、快出政绩,认为这样才能有利于前途。他们没有将自己的事业与国家的发展和人民的福祉联系和统一起来,更看重的是如何有利于自己的升迁,而“为人民服务”只是一个如果不能兑现十分自然、而如果顺便能够实现则纯属偶然的口号而已。

  至于造成行业局限性的原因,则是由于“本位主义”的思想在作怪。心存行业局限性的人,只想着本行业、本部门、本单位的小利益,却忽视了国家的整体需要。在交通国际合作中有着行业局限性眼光的人,忽略了我们所从事的是一个服务性的行业,而我们服务的目标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全局、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是人民群众的安全便捷出行。因此,任何最终有利于实现上述目标的国际合作项目,都是值得我们投入,值得我们为之打破旧的管理模式、探索新的机制体制,值得我们牺牲局部利益,去积极推动的项目。

  三、端正认识,拓展国际视角与战略眼光

  对于如何拓展国际视角和战略眼光,笔者根据自己的工作实践,有以下几点思考:

  首先,要提高认识,从讲政治的高度理解新时期的交通国际合作。

  交通国际合作,虽然从表面看是通过对外交流,为行业发展服务,但说到底仍是国家整体外交的组成部分。近年来,在国际局势纷繁变幻的复杂背景下,我国在能源、贸易等领域的安全正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党的十八大以来,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更是将推进互联互通上升为重要国家战略。为此,交通行业的国际合作越来越多地与国家整体外交,特别是周边外交紧密联系在了一起。交通行业正在成为我国实现“与邻为伴,以邻为伴”周边外交方针的重要抓手。

  因此,只有从讲政治的高度来认识面向二十一世纪的交通国际合作,才能够打破行业界限,以战略眼光,准确把握未来工作的正确方向;才能够克服短视,以长远眼光,为未来合作奠定基础。

  其次,要认清国内外行业发展形势,准确进行自身定位。

  在国际合作中如果能够做到客观地认识自己和国外同行的情况,无疑会让合作更加符合双方的实际,更加有针对性,从而也更加有效率和效果。目前,几乎国家都主动要求与我国在交通运输方面进行交流和合作。在此情况下,有必要根据不同国家的情况和需求,结合自身发展趋势,有选择的确定合作伙伴和内容,准确定位双方或各方在合作中的角色,避免盲目和草率,使有限的人、财、物资源能最大限度地发挥效用。

  第三,要摆正心态,追求互利共赢的合作。

  “合作”是需要各方共同努力才能够获得成果的活动,只强调一方受益是不公平的。事实上,即使是比我们先进许多的发达国家,也希望能够从中国交通行业的发展中学习经验和技术;而即使是比我们落后许多的不发达国家,也有着我们所需要的战略方面的需求。因此,面对发达国家,我们不能一味地要求对方而忽视了对方的要求;面对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我们也不能一味地以强者自居而轻视了对方的优势。只有互利共赢的合作,才是能够真正结出果实的合作。

  在今年的部门改革中,“大交通”概念得以实现,这也将真正意义的综合交通系统建设提上了正式日程。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历史时期,以智慧的眼光,审慎地看清我们所处的国内和国际大环境,在科学判断的基础上继续深化交通国际合作,无疑会使我们的行业吸收更多有益的先进技术、经验和理念,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更加多元化和更加安全、高效的运输环境,实现中国交通人多年来的“大交通”梦想。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