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城市配送服务民生需求
道路运输司货运与物流管理处 李华强 2014年01月06日

  关于城市配送的话题,近年来可谓越来越多的走进公众视野,也高频率地出现在舆论媒体。仅中央电视台,就有四档节目:《经济半小时》、《对话》、《今日观察》、《中国财经报道》,分别以聚焦物流顽症、破解物流顽症、谁能疏通中国物流、再问物流为题,多次对城市配送问题进行了专题系列报道,引起强烈反响。城市配送车辆通行难、停靠难、装卸难等问题已成为社会焦点问题。

  一、什么是城市配送

  配送一词,最早出现在1901年的美国。二战以后,这一概念被引进日本,并被日本人发扬光大。我国国家标准《物流术语》中,对于配送的定义是:在经济合理区域范围内,根据用户要求,对物品进行拣选、加工、包装、分割、组配等作业,并按时送达指定地点的物流活动。我的理解,配送是“配”与“送”的有机结合,“配”强调的是管理水平,要求有组织、有计划,“送”体现的是服务能力,要求低成本、高效率;配送的核心目的就是,要最大限度的压缩流通时间、降低流通费用、减少货物库存、满足客户需要。从这个意思上来讲,城市配送是物流体系在城市区域内的集中体现,是以城市道路运输为主要依托,并向供应链两端进行拓展延伸的物流服务。

  应该说,随着城市产业布局的调整、现代消费方式的不断升级。城市居民对配送时效性、便捷性的期待日益提高,配送企业和商贸企业对改善城市配送环境、提升配送效率的诉求越来越强烈。2012年,全社会物流总额177.3万亿元,十余年来年均增幅超过15%,高于同期GDP年均9.8%的增长速度近5个百分点,全国物流业增加值3.6万亿元,是十年前的4.5倍,物流业对于国民经济快速发展的支撑作用不断显现。但同时,全年社会物流总费用9.4万亿元,占GDP的比重为18%,与发达国家相比高出1倍左右。城市配送是整个物流系统中的终端环节和“微循环系统”,在部分地区,“最后一公里”成本占流通环节费用的比重接近30%,约为干线运输费用的2倍,配送成本高、配送效率低已经成为影响物流整体运作效率和推高物价水平的重要因素。

  二、为什么要关注城市配送

  ——关于城市配送的属性和定位,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我认为:城市配送关系到百姓的菜篮子和米袋子,关乎民生问题,是一项惠民工程;城市配送关乎城市功能的发挥和现代物流业的发展,事关城市交通拥堵治理,是一项通达工程;同时,城市配送管理涉及多个部门、诸多领域,是一项系统工程。当然还有其他对配送定位的理解,知屋漏者在檐下,知政事者在草野。业内有些学者和专家也呼吁,将城市配送作为公共交通的组成部分,这种观点不是空穴来风,更不是无稽之谈。纵观物流发展水平较高的世界各国,例如欧盟国家、美国、日本以及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均未对城市配送车辆实施限行禁行等管控措施,而是秉承了“客货并举、客货并重”的管理理念,将城市配送作为城市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实施了开放式、包容式管理政策。因此,中国城市配送的发展和管理,具有明显的中国特色和鲜明的中国烙印。

  ——关于城市配送的问题和症结。我认为在现有的城市配送管理体制和政策环境之下,问题集中体现在五个方面,一是管理政策不健全。目前所有一线城市、大部分二线城市及东部地区部分县级市往往高举缓解交通拥堵的旗帜,禁止、限制城市配送车辆通行。而面对日益增长的刚性需求,往往以罚代管。二是证件发放不透明。目前,全国范围内还没有任何一个城市,建立公开透明的配送车辆通行证发放管理制度,通行证一方面成为稀缺资源被使用,另一方面造成市场不公平竞争。三是配送企业不适应。经营者绞尽脑汁,不得不通过车辆改装、客车载货等违法行为,冒着被罚款的风险,满足市场刚性需求。四是配送车型不标准。针对配送车辆技术要求,还没有出台统一的国家标准,变着花样搞配送的车辆层出不穷。五是商超企业不配合。多数商贸企业以增加成本、扰民为由,不配合开展夜间配送。而目前对此有没有强制法律要求。配送车辆绕行成本、处罚费用等,都转嫁给了社会和公众。可以说,城市配送已成为物流业发展中矛盾最突出、效率最低下的主要环节,也成为舆论媒体、物流企业和社会公众高度关注的焦点领域。

  三、如何服务城市配送发展

  破解城市配送顽症、服务民生需求,是一项难度极大、要求极高的任务。需要各级政府及其管理部门站在保障和改善民生、服务物流业发展的高度,从缓解城市交通拥堵、提高城市生态文明水平的角度出发,坚持“客货并举、便民高效、综合治理”的原则,采取有效措施,推动城市配送管理的制度化、规范化、科学化。结合交通运输部门的管理职责和工作属性,我认为应当坚持“先有声音、后跟行动、再看实效”三步走的原则。

  (一)先有声音。自2012年以来,我部牵头历时一年多的时间,于2013年初联合公安、发改、商务、住建、工信等6个部委印发实施了《关于加强和改进城市配送管理工作的意见》,从完善管理体制机制、发挥规划引领作用、提升基础设施保障能力、强化运输市场管理、优化通行管控措施、加大执法监督力度等多个方面,提出了29条综合性措施。城市配送领域第一次有了交通运输部门的声音。这个文件的出台来之不易,体现了交通运输部敢作为、能作为的工作作风。如何使7部委的文件“落地开花、生根发芽”,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二)后跟行动。需要积极推进“三个一为载体”的工作任务:一是出台一项国家标准。即围绕推广应用标准、安全、环保城市配送车型,组织制定《城市物流配送汽车选型技术要求》,推进城市配送车辆标准化、标识化管理,加快解决城市配送车辆非法改装、“大吨小标”、客车载货等问题。该标准已经国标委审核颁布,于2014年4月1日起正式实施。二是制定一个管理办法。联合公安部研究制定《关于加强城市配送运输与车辆通行管理工作的通知》,建立城市配送车辆运力投放和通行许可联动工作机制,规范城市配送企业经营行为,优化配送车辆通行管控措施。三是启动一批试点工程。需要围绕提高城市配送效率、推进物流业节能减排、加快城市生态文明建设总体目标,会同国家改革委、财政部,以统筹推进干线甩挂运输、末端共同配送、节点枢纽衔接、信息资源共享为主要内容,坚持政府引导、企业参与、多方联动、形成合力的工作原则,联合开展城市绿色货运配送专项行动,协同构建服务规范、方便快捷、畅通高效、保障有力的城市配送服务体系。

  (三)再看实效。城市配送的健康发展,非一日之功,不可能一蹴而就。涉及到管理理念、战略定位、体制机制、市场管控以及企业经营等等问题,往往见效周期长、效果显现慢。需要交通运输部门会同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工作投入,积极推进城市配送运力调控计划的编制、配送需求调查方法、配送企业服务质量规范、配送信息平台建设等工作。我坚信:发展城市配送、服务民生需求,属于“上插天线、下接地气”的工作,领导重视、企业拥护、公众欢迎。这种工作干起来,自然会充满激情,富有活力。

  服务民生需求,我们始终在路上。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