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退休干部局周长捷:发挥武警交通部队应急救援“国家队”作用增强我国综合运输体系抗风险能力研究
交通运输部离退休干部局  2014年01月06日

  抗风险能力是衡量综合运输体系优劣的重要指标,也是安全强交战略的核心要素。我国《“十二五”综合运输体系规划》明确要求,“全面提高运输的安全性、可靠性和应对自然灾害、突发事件的保障能力。”武警交通部队作为一支受交通运输部业务领导的国家应急救援骨干力量,对其加强业务领导,提升其战斗力,进而增强我国综合运输体系抗风险能力,既是当务之急,更是长远之要。 

  一、我国综合运输体系面临多重风险交织,迫切需要增强抗毁能力和救援恢复能力
抗击风险、应对危机是全球性重大战略问题。交通运输作为国家基础性先导性服务性行业,其安全性可靠性对国民经济发展、人民生活质量、社会和谐稳定和国家安全具有重大影响。面对自然灾害、事故灾难、恐怖袭击、战争威胁等多重挑战,我们必须未雨绸缪、防患未然,尽量避免和减少损失,即使遭受损失,也有强大应急救援力量迅速修复。
(一)自然灾害对我国综合运输体系形成严重挑战。我国是世界上自然灾害最为严重的国家之一,灾区分布面广,成灾种类繁多,灾害频度密集,灾损情况严重。登陆我国的台风平均每年达5-8次,暴雨、干旱、高温热浪、低温冷害、雪灾等极端天气气候事件影响日趋严重,部分江河流域仍可能发生特大洪涝灾害,沙尘暴、山洪、滑坡和泥石流等灾害呈上升趋势。特别是地震日趋活跃,20世纪我国大陆发生8级以上地震7次,7-7.9级65次,6-6.9级382次。这些自然灾害对交通基础设施构成巨大威胁。2008年南方低温雨雪冰冻灾害波及21个省市区,造成2万公里干线公路瘫痪和22万公里普通公路受阻,直接损毁公路8.19万公里;汶川地震导致四川等灾区3.4万公里公路和2900余座桥梁受损。
(二)事故灾难对我国综合运输体系冲击影响不容低估。我国安全生产基础薄弱,形势依然严峻,重大交通安全事故时有发生,对综合运输体系带来较大挑战。2011年“7.23”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今年2月1日河南连霍高速公路义昌大桥爆炸坍塌事故等等,带来巨大社会负面影响。
(三)社会安全事件对我国综合运输体系威胁日益凸显。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也是矛盾冲突高发期,一些心理畸形、恶意报复社会的暴徒可能将矛头对准交通基础设施等民生目标。恐怖活动的现实威胁日趋严重,特别是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和“法轮功”邪教组织,以各种手法策划暴力恐怖活动,其危害显著上升。“东伊运”已多次策划实施对民航客机以及其他重要目标的恐怖袭击;盘踞在巴基斯坦的恐怖势力和土耳其、马来西亚伊斯兰极端组织也将我列为攻击目标,机场、港口、铁路公路干线等将是恐怖袭击的重灾区之一。
(四)打赢未来战争对我国综合运输体系提出更高要求。现代战争越来越成为综合国力的较量,而综合运输体系是综合国力的基础环节,不仅决定兵力投送能力,而且影响国家战争潜力发挥和民众战争意志坚守。朝鲜战争期间,美军对我交通补给线狂轰滥炸,实施残酷的“绞杀战”。而我军4个铁道师则随炸随修,使交通命脉成为掐不断的钢铁线,奠定了将强大对手逼回谈判桌的胜利基础。而1998年南联盟在北约轰炸下,因交通体系瘫痪,造成了公共秩序的瘫痪,人民吃饭取暖均受到严重威胁,战争意志很快丧失殆尽,只得签订城下之盟。这充分说明,交通运输体系的稳固是影响战争胜败的重要因素。当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实施遏制战略,南海、东海海洋权益保护和中印边境领土争端持续升温,台海局势潜在出现反复的危险,战争离我们并不遥远,构建平战结合、军民两用的稳固高效综合运输体系是形势所需。
在自然灾害、事故灾难、恐怖袭击中,交通线是受灾、遇险群众的“生命线”,道路抢通是夺取应急救援胜利的先决条件;在现代战争中,交通线则是“胜利线”,是捍卫国家核心利益和领土主权完整的坚强支撑。规划和建设综合运输体系,不仅要追求交通基础设施坚不可摧的“强度”,还应打造一支规模适度、能力突出、作风过硬的应急救援骨干力量,增强综合运输体系快速修复设施、恢复功能的“韧度”。
二、武警交通部队综合优势明显,对于增强我国综合运输体系抗风险能力具有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
武警交通部队受武警总部和交通运输部双重领导,2009年7月纳入国家应急救援力量体系,是一支能征惯战的工程部队,对于增强我国综合运输体系抗风险能力优势明显。
(一)听党指挥、尽忠使命的政治优势。武警交通部队主要担负因自然灾害、恐怖袭击和战争等因素导致损毁的公路、桥梁、隧道、机场、港口等交通设施抢修抢建任务,重要国(边)防公路养护保通和重要公路桥隧管护任务;承担涉及国家安全和国家需要的特殊工程建设等国家指令性任务;还依法执行国家赋予的维护社会稳定和处置突发事件任务”。 为有效履行神圣使命,多年来,部队注重发扬我军“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优良传统,积极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特别是深入学习领会习主席“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指示要求,始终不渝坚持党的绝对领导,时刻做到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部队自觉践行党的根本宗旨,不断强化“战斗队”、“国家队”意识,狠抓能力建设,锻造应急救援精兵劲旅,随时准备接受各级党委政府和人民群众检阅。在近年来历次应急救援行动中,部队总是闻灾而动,火速驰援,快速处置,表现出很强的大局意识、政治素质和专业能力,成为地方党委政府和交通管理部门使用起来得心应手的专业救援力量。
(二)不畏艰险、攻坚克难的作风优势。无论应急救援还是战场保通,其共性特点是极其艰辛、遍布危险,对救援队伍作风意志要求非常高。刘亚洲《金门战役检讨》指出,“民船不可用、民工不足恃。”1998年8月19日夜,长江最大洪峰到达洞庭湖,中洲垸惊涛拍岸,岌岌可危,上千名地方抢险人员一哄而散,危急关头靠武警顶上去,大堤才转危为安。而在汶川、玉树、芦山地震等重大抢险救援行动中,军队和武警视灾情为命令,官兵奋不顾身,英勇奋战,成为抢险救援的中流砥柱。可见,牺牲奉献是军人本色,在大灾大险大战中,军事化救援力量具有不可替代性。武警交通部队主力扎根高原边疆,承担过天山、中巴、青藏、川藏、新藏、中尼等多条国(边)防公路建设任务,长期艰苦卓绝的战斗,磨砺和锻造了激励历代官兵顽强拼搏、无私奉献的“天山精神”、“青藏线精神”、“嘎隆拉精神”,形成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奉献的优良传统。急难险重任务,正是武警交通部队大显身手的用武之地。
(三)专业过硬、集团作战的能力优势。武警交通部队积极投身国家“五纵七横”国道主干线、“7918”国家高速公路网建设,并参与了大窖湾港、秦皇岛港、黄骅港、盐田港和乌鲁木齐、伊宁、邦达机场,以及北京204、205,福建1207、1301等军事工程建设任务。累计建成规划网内公路18500多公里,开掘大中型隧道近百条,建设大中型桥梁1630多座。在长期的工程建设中,部队锻造出比较过硬的专业素质,拥有国家公路工程总承包特级资质和地质灾害治理工程甲级资质,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7个,获得国家工程质量最高奖鲁班奖和詹天佑奖7项。部队分布在24个省市区,对全国交通路网比较熟悉,对全国气候和自然环境比较适应,具有全域作战能力,出色完成了98抗洪、西藏易贡堰塞湖和冷曲河公路抢险、川藏公路海通沟大塌方抢险、抗击南方雨雪冰冻灾害,玉树、芦山抗震救灾,以及舟曲特大泥石流灾害抢险救援等重大应急救援任务。特别是5.12汶川抗震救灾,部队第一时间冲到一线,累计完成26条公路400多公里路段的抢通保通任务,为夺取抗震救灾胜利作出了突出贡献。胡锦涛主席勉励武警交通部队“要发挥专业特长,在公路抢通中发挥好作用”,温家宝总理肯定交通部队“发挥了专业化部队的体制优势,作出了重要贡献”。李克强副总理表扬交通部队在抢通汶川“生命线”中起到了“关键性作用”,回良玉副总理称赞交通部队是“钢军”。
三、应进一步加强对武警交通部队应急救援能力建设业务领导,为增强综合运输体系抗风险能力提供重要保障
鉴于武警交通部队从2012年初进行体制编制调整,保障方式、职能任务、领导关系等都发生了重大变化,目前正处于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指挥体系、信息系统、装备器材、技术人才、编成部署、任务来源等都处于探索建设阶段,工作千头万绪,矛盾千丝万缕,迫切需要交通运输部加强业务领导,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帮助,推动部队顺利转型,提升战斗力,为增强综合运输体系抗风险能力夯实基础。
(一)主动作为,实施坚强领导。国发〔2011〕43号文件明确,武警总部对交通部队军事、政治、后勤工作实施统一领导,交通运输部负责武警交通部队应急救援行动指挥、工程建设任务下达和业务工作指导,国家交通战备办公室对武警交通部队担负的军事交通保障相关业务工作实施指导。由于交通应急救援专业性强、技术含量高,只有实施坚强有力的业务领导才能有效提升部队应急救援能力。要高度重视。站在政治和战略的高度认识武警交通部队转型发展的重大意义,看到转型发展的每一分成绩,综合运输体系抗风险能力就得到一分增强,国家安全和人民生命财产就多一分保障。从而以对党、对人民、对历史高度负责的态度,切实肩负起领导武警交通部队转型发展、加强应急救援能力建设的政治责任,积极主动、全力以赴,把这项利国利民的大事办实办好。要形成合力。坚持党组统揽,部领导亲抓,办公厅分管专司,相关司局齐抓共管,各省厅(局、委)联动配合,以积极有为的态度和求真务实的作风加强对武警交通部队业务领导。要认真负责。对于分工明确、界限明晰的方面,如应急救援指挥、任务赋予等,要当仁不让地负起责任;对于界限模糊、职能交叉的部分,如应急救援演练、装备配置等,则要加强同武警总部沟通协调,实现领导力量上的无缝链接;对于虽然主要由武警总部领导,但客观上又与交通运输存在密切联系的工作,如部队编成部署、兵力输送等,不要顾虑越权越位而袖手旁观,应从综合运输体系应急救援的实际需求出发,提出意见建议,给予必要支持,使之更加科学合理、切实可行。
(二)精心筹划,稳妥推进转型发展。武警交通部队应急救援能力建设是一项浩大的系统工程,建什么、怎么建、何时建、建在哪里?都需要交通管理部门全面全程参与、深入研究论证、科学统筹谋划,以提高建设的质量效益。要搞好顶层设计。顶层设计直接关系武警交通部队应急救援能力建设的方向与整体效能,设计不好,就容易走弯路,甚至做无用功。因此,要对综合运输体系应急救援需求、交通行业各类应急救援力量数质量状况及分布情况等深入分析,在此基础上,对武警交通部队建设目标、体系结构、编成部署、装备配置、能力要求、专业训练、预期效果等等,从业务角度提出意见看法,增强武警交通部队应急救援能力建设整体设计与规划的科学性有效性。要循序渐进、量力而行。加强武警交通部队应急救援能力建设,是一场需付出长期努力的“接力赛”,必须从长计议,脚踏实地,稳步推进。现在,少数单位和同志存在“过热”、“发热”倾向,发展目标、建设速度、预期效果都定得比较高,对此要保持冷静和清醒。既要坚持建设的高标准高起点,站在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大灾大险、甚至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的高度,从难从严从应急救援实战要求出发,指导武警交通部队制定出要素齐全、着眼长远、技术先进的总体发展规划,又要指导部队立足实际,制定出细化到位、具有可操作性、切合实际的阶段性建设计划,把基础打扎实,真正使武警交通部队应急救援能力建设方向明、措施实、效果好。要坚持效益优先。实事求是,尊重科学,论证在先,慎重决策,注重质量效益,始终把应急救援能力高低作为检验建设成效的根本标准。不搞主观臆断,不提不切实际的高指标,不弄违背规律的虚招法,坚决克服“建为看”、图虚名的现象。贯彻“实用、够用、耐用”原则,使应急救援能力建设紧贴任务需要,实现效益最大化最优化。
(三)把握重点,催生战斗力形成。加强武警交通部队应急救援能力建设,不能一线平推、面面俱到,必须紧紧扭住决定战斗力生成的主要因素,集中资源和力量,通过局部跃升来促进整体提高。要健全完善警地一体联动机制。坚持走中国特色警民融合式发展的路子,努力把专业救援力量建设融入到地方抢险救灾体系。全面落实《关于地方交通主管部门与武警交通部队建立应急联动机制的指导意见》,建立联席会议制度和联络员制度,定期研究工作、交流情况。建立信息共享和情况通报制度,及时通报灾情预警、抢险救援信息。建立预案衔接制度,完善分级预案体系。协调好组织指挥,加强联合演练。积极构建结构完整、功能全面、反应灵敏、运转高效的应急救援指挥协调体系,确保关键时刻能够快速响应、及时到位、高效处置。要提供足量适用任务。战斗力要靠训练小时累积而成,要从急难险重任务摔打出来。但从2012年起,武警交通部队不再参与市场投标,工程存量即将枯竭,上万官兵、上千台(套)推、挖、装、运、拆、吊装备缺乏训练平台,成为制约部队应急救援专业能力形成和提升的瓶颈。虽然武警总部拟将每年几十亿的工程项目尽可能安排给水电、交通两支应急救援部队练兵之用,但存在项目过于分散、且基本为单一的房建类别,不适合大规模、专业化练兵要求。交通运输部可考虑协调将一些国家军事性和保密性工程直接赋予武警交通部队,以满足练兵急需。比如,青藏线的险工险段可交给武警交通部队养护保通,东南和西南两个战略方向战场建设的有关工程也可交给部队完成,西气东输、三峡电站等国家重大能源基础设施项目可由部队维护,国家重要交通干线、港口和桥隧可由部队守卫和养护,虽然成本比使用地方队伍会略高一些,但能确保综合运输体系战时有保障、灾时能应急、平时保平安,总体效费比是划算的。要给予有力技术支撑。科技是战斗力第一要素。武警交通部队虽然是一支专业型工程部队,但相对于遂行未来大灾大险中交通应急救援,特别是信息化条件下局部战争交通保障任务,技术力量还存在较大差距。交通运输部可挟雄厚技术力量,在人才培养、专业训练、应急救援演练、信息化建设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以强大技术支撑为武警交通部队应急救援能力建设加力提速。
参考文献
[1]军队非战争军事行动能力建设规划
[2]国务院关于实施国家突发公共事件总体应急救援预案的决定.国务院文件.国发[2005]11号
[3]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进一步完善武警黄金、水电、交通部队管理体制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务院文件.国发〔2011〕43号
[4]杨传堂.在武警交通指挥部党委四届四次全体(扩大)会议上的讲话 2013-1-9
[5]“十二五”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 2012-7-23
[6]王守福、张战卫.建国以来人民解放军参加抢险救灾的丰功伟绩及历史经验[J].军事历史 2007(4). [5] [6]
[7]武警交通部队史.2010-06
[8]郑功成.人类安全与全球减灾——在2007年8月22日民盟中央“灾害与社会管理专家论坛”上的发言
[9]杨兆国.抗灾救灾实践对构建平战结合危机管理体制的启示 [J].军事,2008(08)
[10]闪淳昌.中国的公共安全与应急管理对策(提纲) ——在2007年哈尔滨国际减灾会议上的发言
[11]姜春良、刘开华.灾难意识与国家安全,解放军报,2008-06-05
[12]唐志龙、陈越. 抗震救灾的伟大精神——民族精神与时代精神的丰碑,解放军报,2008-06-19
[13]刘小力主编.军队应对重大突发事件和危机非战争军事行动研究 北京:国防大学出版社2009年3月第一版
[14]刘立献、沈晓泓.完成多样化军事能力的突出展示 人民武警报 2008-06-22
[15]吴双战.坚决贯彻国务院中央军委的决策 全面加强水电交通部队应急救援骨干力量建设
[16]李盛霖.在武警水电交通部队纳入国家应急救援骨干力量体系工作部署会议上的讲话
[17]缪贵荣.加强应急救援能力建设 中国公路 2010.04.27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