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返回部首页 首 页 | 动态资讯 | 热点关注 | 聚焦片区 | 厅(局)长访谈 | 图片新闻 | 农村公路十年辉煌历程 | 视频集萃 | 政策解读 | 统计数据 | 联系方式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专栏>其  它>中国交通扶贫>农村公路十年辉煌历程

内蒙古:风吹草低现通途

《中国交通报》       辉军 王振林 张若愚 朱光华       2013年08月05日
【字号 】【我要打印】【我要纠错

   

  草原之路——牧民新生活。辰木 摄

   

  公路修到家门口。 王旭峰 摄

   

  敖汉旗农村公路。 车文利 摄

   

  多伦县公路进村。 王建龙 摄

   

  牧民参建水泥路。 朱光华 摄

  在内蒙古修农村牧区公路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痛,可以理解为痛苦,也可以理解为痛快。由于地域宽广,东西向跨度长,村落零星分布,即使修一条百八十公里的农村公路,或许也只能使几个村受益,而在其他人口密集的省市,则可能使七八个村受益,这在以服务“三农”为目标的交通运输人心中是一件痛苦而略显无奈的事。痛快,是因为近些年来,自治区的农村牧区公路建设始终保持着可喜的发展势头,越来越多的农民兄弟走上了沥青路、水泥路,搞起了特色农业,特色旅游、运输,快乐和谐的致富小康路越走越宽阔。

  广阔天地;大有可为

  路,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

  路,是农民走向富裕的希望;

  路,是农村奔向小康的桥梁。

  今天,当你再翻开内蒙古自治区的版图,可以看到在各个交通大动脉旁边,新增了无数条毛细血管,这些农村牧区公路或横贯东西、或连通南北,把富民强区的希望输送到了四面八方。

  今天,当你走在条条农村牧区公路上,会看到一辆辆农家车来来往往,一辆辆摩托车疾驶而过,到处都是繁忙的景象,让曾经寂寥的山村充满了无限的朝气。过去农村牧区“拉货靠马车,过河把鞋脱,百里走三日,出门坎坷多”的出行难、行路难、运输难问题从根本上得到了解决。

  贺喜格是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德伯斯镇有名的民间艺人,最擅长拉马头琴。2010年,他借助便捷的交通条件和当地环境优势,在黑羊山搞起了草原生态旅游,并养了1000多只羊。每当夏秋水草丰美的时候,总会有众多游客进入黑羊山旅游观光,慕名去倾听这位民间艺术家奉上的天籁之音,这让贺喜格收入颇丰。每年餐饮、娱乐等收入加起来不下10万元,另外每年还有两三百只羊出栏,又能赚20多万元。每当说起自己的事业,贺喜格总会把当地交通运输局修路的事摆在前头。“要是没有路,怎么能来这么多游客,饮水得思源啊!”

  这只是自治区农村牧区公路建设成果的一个缩影。从“十一五”末到“十二五” 以来,按照交通运输部提出的建管养运一体化的发展目标,自治区的农村公路建设管理者们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进一步解放思想,转变观念、创新思路,不断研究农村牧区公路发展面临的新形势、新问题,紧紧围绕年度工作责任目标,坚持把加快农村牧区公路交通建设作为服务“三农”和实现农村牧区经济发展、农牧业结构调整、促进农牧民增收的重要任务,在先后实施的“乡通达、村通畅”和“村村通沥青(水泥)路”建设及养护工程中,克服了资金不足等实际困难,较好地完成了各项目标任务,使农村牧区公路工作切实成为各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亮点,成为民生工程建设的亮点,成为交通运输发展的亮点,为推进新农村新牧区建设和农牧民致富提供了有力的交通保障,被广大人民群众誉为受益最直接的民心工程、德政工程。

  速度效益两相宜

  近5年来,内蒙古农村牧区公路建设呈现出投资力度不断加大,建设速度不断加快,通达深度不断提高,管理养护体制改革不断深化,示范工程建设成绩优异的迅猛发展势头。据不完全统计,5年来,全区共完成农村牧区公路建设总投资477.1亿元,平均每年完成95.4亿元,2012年完成投资100.6亿元。其中每年平均争取到国家投资28.4亿元,拉动地方政府配套67亿元。年均完成投资与2007年相比,提高了40.2%。

  5年来,全区开工建设农村牧区公路 7.3万公里。截至2012年年底,全区农村牧区公路总里程达到 13.56万公里,比2007年增加了 1.9万公里。5年来,全区先后打通不通沥青(水泥)路的苏木乡240个,打通不通公路的嘎查村4785个。截至2012年,全区682个苏木乡通畅率达到99.3%,比2007年提高了 22.4%,基本实现了所有具备条件的乡通沥青(水泥)路;11434个嘎查村通达率达到99.9%,比2007年提高了37.4%,基本实现了所有具备条件的村通公路。

  全区农村牧区公路管理养护体制改革工作不断深化,按照“县道县养、乡道乡养、村道村养”的分级管理体制,管理养护责任主体及养护机制逐步建立。截至2012年年底,全区13.5万公里的农村牧区公路纳入养护里程,比2007年增加1.5万余公里。2008年,自治区呼伦贝尔市被交通运输部确定为第三批全国农村公路建设示范工程单位,原交通运输部部长李盛霖亲自担任定点联系人。在为期3年的建设中,呼伦贝尔市共完成农村公路建设总投资44.6亿元,建成通苏木乡沥青(水泥)路2391公里,建成通嘎查村沙石路2889公里,新打通不通沥青(水泥)路的苏木乡27个、乡级农林牧场14个,新打通不通公路的嘎查村162个、村级农林牧场99个,圆满实现了乡乡通沥青(水泥)路、村村通公路的建设目标。

  由通到畅 因地制宜

  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山顶村和堡子湾村是两个较偏远的自然村,那里种植的香瓜和西瓜因其甘甜爽口而久负盛名,深受包头市和山西省大同市的客商青睐。可是,过去由于道路凹凸不平,虽然客商来了,却把收购价钱压得很低。2011年村路修通后,许多客商主动提高收购价格,让瓜农的收入大幅增加。

  今年种了5亩地的香瓜,收入两万多元的兰虎村村民梁喜子对路与瓜的关系深有感触。“种这东西离开路可玩不转,等瓜熟了如果不及时出手,一旦遇到阴雨天就得眼巴巴地看着瓜都烂在了地里。”

  “水泥路修到家门口,农民的日子有奔头。”因为路让他们学会了经营,因为路让他们走向了市场,因为路让他们实现了富裕。这也是农村牧区公路建设管理者始终坚持“三个原则”,充分调动“三个积极性”,切实狠抓“三个落实”,认真做好“四个加强”,修农民愿意修的路,修脱贫路、致富路的具体体现。

  “三个原则”:一是始终坚持先通后畅,乡村并进的建设原则。在农村牧区公路规划中,始终按照先近后远,先易后难,先人口密集区、后居住分散区的总体原则,做到科学规划,充分论证。二是始终坚持宜高则高、宜低则低,量力而行的建设原则,避免了不契合实际的一刀切,努力发挥投资的实际效果。三是始终坚持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的建设原则。为了详细掌握筑路材料的分布情况,以便在农村牧区公路建设中合理选择路面结构形式。早在“十五”期间,自治区交通运输厅农村公路办就对各地资源分布情况进行了摸底调查,使不同地区的天然沙砾、片块石、风积沙等地产筑路材料在近几年的农村牧区公路建设中得到充分利用。在此基础上,通过在不同地区的工程建设项目中开展以工程为依托,以降低工程造价和提高使用寿命为目的的典型路面结构课题研究,制定了《内蒙古农村牧区道路技术标准》,并于2005年被自治区质量技术监督局以地方标准形式颁布,为下一步农村牧区公路建设提供了技术保障。2011年,该标准还被自治区政府评为科技进步三等奖。

  “三个积极性”就是认真落实好地方政府在农村牧区公路建设、养护和管理中的主体责任,同时充分调动地方、行业、社会三方积极性,形成农村牧区公路交通建设合力。

  “三个落实”就是指在融资方面,狠抓政策的落实,狠抓多元化筹资的落实,狠抓地方资金的落实。

  “四个加强”则是在质量、制度建设、人员培训、环保方面予以加强。

  资金问题是困扰农村牧区公路交通建设的主要矛盾。全区各地旗县政府在解决这一问题中,采取政策出资、多元化筹资和拉动地方投资等办法,有效缓解了资金紧缺的形势。各地在争取相关政策倾斜扶持、落实地方资金的同时,通过采取由政府贷款和组织动员富裕户集资、群众义务投劳、个体户捐资、包扶(点)单位赞助及吸引企业投资投物等办法,支援农村牧区公路建设。许多旗县尽管经济条件相对落后,但在农村牧区公路建设中,各地都把农村牧区公路建设作为政府的1号工程,通过“一事一议”发动群众投工投劳,采取乡镇组织群众修路基、政府投资铺路面的办法使农民修建公路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极大地推动了农村牧区公路快速健康发展。为调动地方政府自筹资金建设农村牧区公路的积极性,几年来,自治区每年都拿出一定数额的资金对在农村牧区公路建设中成绩突出的典型旗县进行奖励,特别是2008年用于奖励的资金多达5250万元,其中敖汉旗、乌拉特前旗获得一等奖,各得奖金1000万元。从2011年开始,自治区政府又通过以奖代投的激励政策,对按时完成全年农村牧区公路建设任务,且路面宽度达到4.5米的通嘎查村公路建设项目给予补助,推动了全区农村牧区公路建设不断掀起新高潮。

  民生优先 再绘新蓝图

  党的十八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及前不久召开的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议,均对民生部分给予了重点阐述。对交通运输建设而言,就是要坚持民生优先,着力提升交通运输基本公共服务水平,统筹城乡区域交通运输协调发展,不断提高农村、中西部地区和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交通运输基本公共服务水平和均等化程度,让交通运输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全国人民群众,这也为内蒙古自治区农村牧区公路建设指明了新方向,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舞台。

  农村牧区公路连接着千家万户,关系到农村牧区的经济发展。加快农村牧区公路发展,尽快让群众走上沥青(水泥)路,既是服务民生、建设和谐社会的基本要求,也是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农村牧区公路工作是自治区确定的“十项民生工程”之一。在今后5年里,内蒙古农村牧区公路建设将按照“扩大成果、完善设施、提升能力、突出重点、统筹城乡”的方针,紧紧围绕“为民、亲民、便民”,把维护人民群众利益作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加快建设,加强管理,努力实现建设发展提速,安全水平提高,服务能力提升。

  规划到2017年,所有具备条件的苏木乡和嘎查村通沥青(水泥)路,其中75%的嘎查村通沥青(水泥)路,确保农村牧区公路服务水平和防灾抗灾能力明显提升,交通安全和应急保障能力显著提高。2013年农村牧区公路工作将以党的十八大精神为统领,以服务社会主义新农村新牧区建设为主线,坚持“量力而行、突出重点、区别对待、协调发展”的原则,全年计划开工建设8000公里,打通不通沥青(水泥)路的嘎查村700 个,为“十二五”农村牧区公路建设目标的顺利完成奠定基础。

  盘点几年来内蒙古农村牧区公路建设,变化可谓是翻天覆地,特别是进入“十二五”以来的两年,农村牧区公路发展迅猛。

  今天,当我们再去寻找从蓝天白云间飘来的那曲长调,它已不再是牧人往日面向天空的呼唤,而是追风赶月的铁马扬蹄的歌声。

  ■村路故事

  我的公路我做主 路通百业兴牧民新生活

  在巴彦淖尔市乌拉特前旗农村公路建设中,近两年是乌拉特前旗父老乡亲谈论公路最多的两年。因为这两年间,农村牧区公路建设规模每年都超过300公里,几乎是到处修路,遍地开花,共建成农村牧区公路622.5公里,相当于从包头到北京的距离;完成投资6.38亿元,打通不通沥青(水泥)路的嘎查村47个。

  从“为我修路”转变为“我要修路”,广大的农牧民不仅被调动起了广泛的积极性,投工投劳,而且在工程质量监督等环节也主动参与把关,认真负责到令建设单位都哭笑不得。但老百姓说了,“这可是咱自家的事儿”。

  为确保进场原材料的质量,对水泥、碎石等重要施工材料实行统一采购,每个工地都派出自己的驻地监理和沿线的农牧民群众现场监督。在此基础上,还在各施工现场的显著位置,公开施工单位名称和质量举报电话。曾有一个施工队的队长笑着说:“没见过这么管理的,每天都有十几个老百姓盯着搅拌机出料和数包装袋,缺一点就嚷嚷个没完没了。”

  还有一位施工企业的经理感慨:“进场之后才听说业主单位已经连续5年被自治区交通运输厅评为农村牧区公路建设先进旗县交通运输局,并且还被交通运输部授予‘全国农村公路建设质量年活动先进集体’。给这样的单位干活,处处多加小心都来不及,只要不赔钱,就算是福气大。”

  路通百业兴

  常言说得好:“公路畅通,百业振兴。”四通八达的农村公路如同一支支奔流不息的血脉,给今天的乌拉特前旗地方经济发展和新农村新牧区建设带来了勃勃生机,有力地拉动了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农村经济发展。

  先锋镇是全国有名的枸杞种植示范基地,交通便利前,历经几年的发展就是难以形成规模,影响了农民种植的积极性。自公路进村后,全国各地的经销商纷纷前来洽谈合作,枸杞价格也从以前的每公斤8元飙升到了13元,乐得农民个个合不拢嘴。

  “水泥路修到家门口,农民的日子有奔头。” 76岁的郝六圪旦组白梅花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上。因为路让他们学会了经营,因为路让他们走向了市场,因为路让他们实现了富裕。据统计资料显示,2012年,乌拉特前旗全旗农牧民人均收入已达到1.045万元,比2010年提高了2528元。

  牧民新生活

  作为锡林郭勒盟具有旗县级行政管理职能的乌拉盖管理区,抓住国家加快农村基础设施建设的良机,农村牧区公路建设实现了历史性的跨越。在昔日“车辙遍地爬,一路百花杀,纵横芳草地,不怕警察查”的连天莽原上画出了“路通驼峰高,车进蒙古包,城里不算远,来回日尚高”的崭新画卷。目前,管理区公路总里程已达到731.5公里。其中,国省干线公路111公里,县道51.6公里,乡道92.8公里,村道476.1公里。所有场镇和9个建制嘎查村全部实现通沥青(水泥)路,初步实现了“主线路贯通,环线路连通,出口路畅通,嘎查路接通”的公路运输网络。

  几年来,公路的建成和延伸,改变了牧民群众的传统生活。如今,生活在草原上的牧民真可谓是幸福、滋润、安逸。城里人有的他们都有,城里人没有的他们也有。哈拉盖图农牧场的巴雅尔一家住得离公路很近,说起公路修通后的生活,女主人额尔登其其格笑容满面,滔滔不绝。“我们家有20多匹马、20多头牛、300多只羊,有6000多亩草场、四间砖瓦房和两个蒙古包,两个孩子都送进了城里读书。去年公路修通后,我就开办了草原家庭游旅点,旅游节期间定点接待前来乌拉盖水库观光的游客,一年下来能收入六七万元。今年又买了1艘游艇和3辆水上三轮车。丈夫负责家里的牧业生产,现在每只肉羊比没路前多卖400多元,每年能出栏一两百只。去年扣除家里的所有开支,净剩13万元。现在家里有风力发电机、卫星信号接收器、彩电、冰箱、洗衣机、电脑、轿车,每人一部移动电话,生活质量一点也不比城里差。”

  老司机的新故事

  在通往与霍林郭勒市交界的101省道巴霍段公路上,我们随机采访了一位拉运饲料的驾驶员。说起农村牧区公路建设,他感触颇深。“我家是查干哈达嘎查村的,从事个体运输已经有些年头了。过去的草原上全是自然碾压出来的车辙路,雨天陷车,雪天阻车,加上车辆稀少,沿途又没有人烟,特别是在冬季,夜晚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低温,一旦车出了故障,人就有被冻死的危险。还有车辆的磨损太严重,运输成本也很高,2005年至2009年间,我跑坏了2辆车,一年挣1万元都费劲。现在,路好了,路平了,不但车跑得快,而且油耗低,还不用绕道,一年轻松赚5万元。”说着,他又指了指自己的爱车,“看,这辆车已经跑了快3年了,看上去还像新的。”

  保护草原 利区利民

  更让牧民欣慰的是,农村牧区公路建设也使草原受到了很好的保护。以前,草原上的道路全是过往车辆碾压而成的自然路,密如蛛网,最多处并行四五十条,宽达两三百米。每一条随意碾压成的自然路,都是一条寸草不生的沙化带,因此对草原造成的毁坏触目惊心。乌拉盖交通运输局局长高天鹏数着手指算了一笔账:“我们保守估算,以过去每条自然路平均多占草场20米计算, 每公里就会有30亩的草场遭到破坏;两年来,乌拉盖管理区新改建牧区公路352公里,等于保护了1万多亩的草原。”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运输部 维护单位 交通运输部科学研究院 ICP备案编号 京ICP备05046837号